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龙门阵

孔子抚琴而歌:兰当为王者香

2020年04月17日 09:14 来源:华西都市报 作者:孙海

  建兰

  岩壁间的蕙兰。

  林间春兰。

  □孙海 文/图

  群山逶迤,薄雾氤氲。

  早春,山中觅觅复寻寻,于林深之处,忽然飘来了兰花的芬芳。一株春兰如隐士独自躲藏于山中幽谷,我们的来访似乎惊扰了它的独自修行。

  如今,在山野间还能偶遇兰花,殊为不易。这一株春兰从叶腋中抽出了一枝短小直立的花葶,一朵兰花有如小巧精致的淡绿色小脸,带着几抹紫褐色脉纹。轻风徐来,花朵中央淡黄绿色带点点紫斑的唇瓣上,一滴晶莹剔透的露珠正轻轻滑落。

  王者之香

  二十四番花信风中,大寒有三候,一候瑞香,二候兰花,三候山矾。此三种花均开放于冬春交季,都是芬芳馥郁的花。兰为大寒第二候,同样是花香,唯有兰草的芬芳被尊为王者之香。

  《琴操》记载:“孔子自卫反鲁,隐谷之中,见香兰独茂,喟然叹曰:兰当为王者香,今乃独茂,与众草为伍。”于是孔子坐下对兰抚琴而歌。传于后世的古琴曲《猗兰操》亦称幽兰操,最早相传为孔子所作,曲风如泣如诉,宛转悠扬。

  “兰之猗猗,扬扬其香。不采而佩,于兰何伤。”孔子游走于诸国宣扬他的治世理想,虽屡遭谗诟依然心怀坦荡,然而终被乱世中诸侯所嫌,始终不得重用。于是孔子对兰叹息,就算不把你采摘佩于身上,对你的高洁又会有什么损伤呢?

  在孔子眼中,兰如隐世君子,独守于山野,哪怕无人问津也依然会吐露芬芳,这便是兰的操守。此后,历代文人高士无不追慕先贤,作诗词歌赋称赞兰的风骨品格,北宋黄庭坚作《书幽芳亭》,他说:

  “士之才德盖一国则曰:国士。女之色盖一国则曰:国色。兰之香盖一国则曰:国香。”

  兰与梅、竹、菊合称为“四君子”,又被人们称之为幽人、雅士。晚明屠本畯自号憨先生,著有《瓶史月表》,将十二月的花分列盟主,而冬十二月花的盟主却有两位,分别是腊梅和独头兰花,又以茶花和福建山茶花为花客卿,枇杷花为花使令,殊为有趣。

  十二月花盟主独头兰花便是兰属的春兰。春兰盛产我国和日本,别名瓯兰或草兰。它有着细长呈带形的叶,花期大约在每年的二三月之间,春兰的花色大多为黄绿或绿色,亦有绿色中透浅紫红色。一葶一花,清香甚烈,变种很多。

  黄庭坚在《书幽芳亭》中说:“一干一华而香有余者,兰;一干五七华而香不足者,蕙。”他以花葶单花和多花的不同,将开于早春的兰分为了春兰与蕙兰。和多花的蕙兰相比,一葶单花的春兰有更为怡人的芳香气息。

  其实,虽有兰蕙之分,古人眼中的兰并非是一个确切指向的植物物种,而是产于中国兰科兰属植物中多种地生兰和它们之间众多栽培品种的统称,包括了春兰、蕙兰、建兰、蝉兰、寒兰等等,它们均喜爱温暖、湿润、阴凉的环境,人们也习惯地把它们都统称为国兰。

  除了兰属的国兰,如果用更广的视角来看兰,整个兰科植物都可以称为“兰草”,而兰科是一个成员众多演化极其复杂的大科,全科约有700属20000种兰科植物,它们广泛地分布在全球热带和亚热带地区。今天,这两万多种兰科植物,都有着“兰”的中文名。

  欺世盗名

  兰的名字极为古老。汉代许慎《说文》中说:兰,香草也。不过当孔子对兰抚琴做歌,屈原吟唱“秋兰兮青青,绿叶兮紫茎”之时,他们并不知道,他们所钟爱的有着君子风骨的“兰”,其实已经和今天的兰科植物再无关系。

  先秦之时,兰指的是一种香草。“溱与洧,方涣涣兮。士与女,方秉蕑兮。”在《郑风溱洧》中,游春的男女手持山中之蕑草结伴而行。蕑,音jiān,汉代时毛亨将其解读为兰,而宋代《尔雅翼》将蕑草考证为泽兰。

  关于兰与泽兰的样貌,西晋时陆玑在《毛诗鸟兽草木鱼虫疏》里讲得极为明白:“兰茎叶似泽兰,广而长节,节中赤,高四五尺。”陆玑所讲的兰和今天我们常见的兰草已完全不同,兰有着多节长长的紫色茎干,茎叶和花有着特殊的气味。唐代药学家苏恭在《唐本草》中这样记载:“兰,即泽兰香草也,圆茎紫萼,八月花白,俗名兰香。”

  古时最早说的兰,并非是今天的兰科植物,而是来自于菊科泽兰属的佩兰。唐代诗人陈子昂曾有“兰若生春夏,芊蔚何青青。幽独空林色,朱蕤冒紫茎”的佳句,诗中兰与杜若,均为香草。夏末时节,一簇簇红色的小花从紫的花茎顶端开放,这便正是佩兰花期时“朱蕤冒紫茎”的模样。古人将兰佩于衣物,所以又称佩兰。屈原在《离骚》中曾写下:纫秋兰以为佩。

  大约到了唐末时,人们才将生活于中国南方山林幽谷之中气味芬芳的野生兰属植物称之为“幽兰”。自宋时起,兰逐渐成为了兰科植物的专属词,而菊科的佩兰也从这个时候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自宋代起,幽兰走出深山被广泛栽植,也越发为人们喜爱。宋初张翊在著《花经》时,将兰花列为最顶格的“一品九命”之花。宋代时,兰花也被培育出了众多的栽培品种,爱兰赏兰植兰者甚众。从此,来自兰科的兰花彻底取代了菊科的佩兰成为了花中的名士君子,也由它承载了原本属于佩兰的深厚文化内涵。

  南宋学者朱熹曾作《楚辞辨证》,对古今之兰作了一番详细考证后,写下一首《咏蕙诗》作了总结。

  今花得古名,旖旎香更好。适意欲忘言,尘编讵能老?

  不过,关于这段公案,后世亦有人直言,兰的名字本就是盗来的。比如清代学者吴其浚便在自己的著作《植物实名图考》中记载:“唐以前并无异说,自宋人似叶以麦冬之兰为兰,而讼端起,故有盗兰之说。”

  唯兰则拱

  春光明媚,金黄色菜花田里,蜜蜂嘤嘤嗡嗡忙个不停。一只蜜蜂轻轻落于菜花花瓣,将头努力伸入到花朵中,用它的口器吮吸美味的花蜜。此时花朵中数量众多的花粉粘附在蜜蜂身体的绒毛上,除了花中的蜜露,花粉也同样是蜜蜂重要的食物。蜜蜂用腿灵活地从身上刷下花粉,置入蜜蜂后足胫节外侧端形成的“花粉筐”里。

  明末学者王象晋在《二如亭群芳谱》中记载了这样一件趣事:“蜂采百花皆置股间,唯兰则拱,背入房以献于王,物亦知兰之贵如此。”这样一个彰显出兰花高贵的传神记述在后世流传甚广。

  和传统的中国文化中兰是高洁君子的象征不同,在西方兰花却是充满了挑逗、勾引和欺骗的花。进化论开创者达尔文就曾对兰花进行过深入的研究,和王象晋天马行空充满想象力的表述不同,达尔文认真观察、记录了访花昆虫与兰花之间的各种传粉行为,在他最为著名的科学著作《物种起源》问世三年后,1862年,达尔文发表了《兰花的传粉》这一经典著作。在这本著作中,达尔文说:“兰科植物是植物进化中的非常先进的物种。”

  通常来讲,植物和传粉者之间是互利互惠的合作者。蜂和蝶类采食花蜜或采集花粉,在满足了自己温饱时又帮助花儿完成了传粉。而在人们心中,品性高洁的春兰是淡泊名利的君子,谁又能想到,潇洒飘逸的春兰花朵中,竟然并没有任何的蜜露。而春兰的花粉是块状的花粉团,这也是兰科植物最特殊的结构,这些花粉集合成亮晶晶的团状后,并不能被昆虫食用。

  人们经过研究后发现,中华蜜蜂是春兰唯一的授粉昆虫。然而对于蜜蜂这样的传粉者,它们从春兰这里得到的,既没有蜜,也没有可以吃的花粉,只有一次次的欺骗。当受到春兰香味吸引的中华蜜蜂爬进花朵中后,花粉团便会偷偷粘附在蜜蜂的背部,受到欺骗的蜜蜂并没有接受教训,很快背着花粉团的蜜蜂又受到了另一朵春兰香味的吸引,这便是蜜蜂“背入房以献于王”的真相了。

  幽兰之殇

  花痴李渔爱兰成痴,曾放言“春以水仙、兰花为命”。他认为兰花的本性是喜欢与人处在一起,也是乐于有人闻到它香气的。所以“兰生幽谷,无人自芳”并非是兰花的本性。

  兰花因其悠久的栽培历史和文化底蕴,一直是极受中国人喜爱的观赏花卉,在世界花卉市场上,国兰也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也正因为人们对兰花的喜爱,催生出了一个庞大的兰花产业和市场。

  然而如李渔所言,人与兰花相处贵在有情趣,有情趣还要知道方法。“有情而得法,则坐芝兰之室,久而愈闻其香。”只是如今,兰花市场一些投机者对兰花人为和疯狂的炒作,让部分发财心切的人血本无归的同时,也不断加深着人们“兰花很值钱”的印象,同时也让中国众多的野生兰科植物命运堪忧。

  在爱兰人眼中如“君子、幽人和雅士”的野生兰花,在另外一些人的眼里便是可以采挖变现的资源和钱财。在过去许多传统产兰地区,野生兰草因为没有节制的盗挖滥采,已走向灭绝。今天,中国野生兰花的生存环境越发艰难。

  幽兰如隐者,无人自芳,它们独特而又神奇的生命,是自然演化史的奇迹,让人沉醉痴迷。“子如不伤,我不尔觏”,孔子感怀而歌,一曲《猗兰操》,既是哀伤自己,又何尝不是幽兰之殇?

【责任编辑:夕文】
上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
新手怎么买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