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政法之窗

结识“酒友”发现“商机”,哪知道这才是噩梦的开始

2020年04月02日 09:49 来源:中国长安网 作者:北方法制报

  原本无话不谈的“酒友”,却成了欺骗自己钱财的骗子;原本想通过进销差价赚上一笔,却不想落了个“竹篮打水一场空”。近日,珲春警方破获了一起让人啼笑皆非的涉疫电信诈骗案。

  结识“酒友”发现“商机”

  珲春市的李某最近手头有点紧。已经30岁的他由于缺乏一技之长,始终没有一个正经工作,偶尔打些零工,不是怕累就是嫌赚得少,这么多年也没有什么积蓄。再加上家里底子薄,拿不出像样的聘礼,如今仍是光棍一条。愁肠百结的他时常感觉苦闷,便不时到常去的一家小饭馆点盘花生米、要二两小酒,借酒浇愁。

  一来二去,李某通过“酒友”认识了“同为天涯沦落人”的赵某:相同的年纪、相仿的家境,让两个人仿佛遇到了知音,没事就在一起互倒苦水。说来说去中心意思就一个:怎样才能挣笔大钱花花。

  突然暴发的新冠肺炎疫情,让李某看到了“商机”:现在口罩奇缺,赵某不是在韩国打过工吗,说不定能弄到这种紧俏物资。于是,1月末的一天,李某主动找赵某喝酒。酒过三巡后,李某借着酒劲儿问赵某:“哥们,你在韩国有熟人吗?要是能帮忙买点口罩,再加价卖出去,一只口罩挣10元钱,1000只就是1万元,多好的来钱道啊。”说着说着,李某两眼放光,仿佛看到了眼前一摞摞的钞票在向他招手。

  沉浸在发财美梦中的李某此时根本没有注意到,身边的赵某眼珠转了几转,一抹几乎不易察觉的狡黠笑容从他的脸上一闪而过。他应声答道:“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李某不知道的是,从他的“铁子”赵某满口应承下来的那一刻起,他的噩梦就开始了。

  “铁子”发来的低价诱惑

  李某向赵某发出“购货需求”后的第二天,赵某就发来了一段微信聊天记录。聊天记录中,赵某与韩国的朋友“强哥”聊得火热。“强哥”表示,他不仅有口罩货源,还可以看在赵某的“面子”上,按购买1万只KF94口罩以上才能享有的超低折扣价8.5元1只卖给他们。李某马上加了“强哥”的微信,双方很快就谈好了细节,只等付钱。

  “哥们,有钱大家一起挣啊,算我一个。”听说李某和“强哥”达成了购买意向,赵某赶紧给李某打来电话,说他也打算做这笔生意。“吃水不忘挖井人,咱哥俩儿谁跟谁啊。”李某和赵某很快达成了“战略共识”。2月1日中午,李某与赵某通过微信支付的方式,分别给“强哥”转账4250元,合计8500元,用于购买1000只KF94口罩。

  头脑发热的李某从未细想过,与N95口罩同处于一个防护等级的KF94口罩,进货价格绝不会这么便宜,对方怎么会做赔钱的买卖呢?他当时已经被“马上就能赚钱”的欲望蒙蔽了双眼,根本没有想太多。到了晚上,李某觉得购买1000只口罩太少了,于是再次联系赵某,要求加大购买量。这一次,赵某不仅答应得非常痛快,办事也“敞亮”。

  “你直接和‘强哥’联系就行。这样,我再给你转6000元,加上你的钱就是一大笔,这样能让‘强哥’觉得你购买力强,下次还愿意和你做生意。”接着,赵某通过微信给李某转账6000元。李某心想,赵某这个“铁子”真是不错,不光介绍实力强的大老板给自己认识,还这么信任自己。等挣了钱,一定请他吃顿好的。于是,他又东拼西凑了9000元,一次性把1.5万元转给了“强哥”。

  揪心的等待变成绝望

  转账两笔购买口罩款项后,李某就开始了漫长的等待。如果说起初的几天他还满怀期待,可随着日期的无限拖延,他的期盼变成了种种不确定,对方的闪烁其词让他揪心,赚钱的美梦显得愈发不真实起来。

  “强哥,货发出来后把单号给我。”

  “好的,预计2月4日能到延吉。”

  “强哥,货发出来了吗?怎么还没给我单号?”

  “兄弟,疫情防控期间物流慢点也正常,

  耐心等待吧。”

  终于,当李某第N次追问物流信息时,“强哥”给他发来了如同晴天霹雳般的回复——“海关把口罩扣了,查我呢……就说不认识我啊……”

  “还能拿出来吗?”李某几乎是在绝望中发出了询问。

  “不知道,现在查我的工厂呢。”

  “我知道了,那钱怎么办?”

  这条消息发出后,对方就不再回复李某的任何消息,如同人间蒸发一般销声匿迹了。

  此时已是2月下旬,期盼了一个月后却落了个“竹篮打水一场空”,千呼万唤都得不到回音的李某,发财的美梦早已破碎。无奈之下,他听从家人的建议,到珲春市公安局报案。

  在公安局,李某异常沮丧地告诉民警,他被一名身在韩国、自称“强哥”的男子诈骗了人民币1.325万元,和他一起被骗的还有自己的“铁子”赵某。

  惊掉下巴:“受害人”竟是骗子

  接到报案后,珲春市公安局党委高度重视,认为这是典型的涉疫违法犯罪行为,必须严打。局党委责成主管刑侦工作的副局长全浩挂帅,成立了由刑警、网安等部门组成的联合工作组,力争迅速侦破此案。

  “是赵某吗?我是珲春市公安局刑警队的,有一起案件请你协助调查。”听了李某的讲述后,办案民警马上致电赵某,请他到公安机关配合取证。

  然而,随着侦查的不断深入,越来越多的线索和证据都表明,“强哥”很有可能就是“受害人”之一的赵某。于是,侦查员果断出击,将赵某再一次传唤至公安机关。审讯中,赵某破绽百出、前言不搭后语,很快就败下阵来,终于承认自己就是“强哥”。

  当警方把审讯结果告知李某时,他差点惊掉下巴——弄了半天,“强哥”居然就是他认为最“铁”的朋友——同为“受害人”的赵某。

  李某之前不是没怀疑过赵某,因为“强哥”是赵某介绍的,但一来赵某也跟着“投了资”,二来第二次交易时赵某还主动给自己转账6000元。直到去公安局报案后,把前因后果反反复复想了好几遍,他才渐渐明白过来,自己可能是被这个最“铁”的哥们骗了。他也曾做过最坏的打算:赵某和“强哥”可能是同伙。可他从没想过,赵某就是“强哥”。

  “表演帝”自编自导唱“双簧”

  这样看来,赵某真称得上是“表演帝”,因为从头到尾,李某都没有识破他的真实身份。

  据赵某交代,当李某向他表露了想要买口罩挣差价的想法后,同样也想赚钱却手头拮据的赵某便心生一计:利用自己的两个微信号,自编、自导、自演了一出“闹剧”,制造种种假象迷惑李某,从而把钱骗到手。

  为了让李某对自己深信不疑,赵某甚至假装合伙赚差价,出钱和李某一起“投资”。而事实上,他除了第一次支付了4250元,第二次支付的6000元只是把第一次从李某那里骗来的钱加上个零头转给对方而已。最终,这笔钱又回到了他的账上。就这样,赵某两次共诈骗李某人民币共计1.325万元。

  可是,让赵某始料未及的是,李某万般无奈之下会到公安机关报案。当警方让他配合调查时,赵某便成了惊弓之鸟。胆战心惊的他强自镇定心神,继续演戏,硬着头皮来到公安局,以受害人的身份陈述了案件经过。可是,他的表演终究逃不过专案组民警的火眼金睛,他看似毫无破绽的证言,在侦查员面前变得不堪一击。

  赵某到案后表示悔罪,并上缴了诈骗所得钱款,李某被骗走的钱总算失而复得。目前,赵某已被珲春市公安局取保候审,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警方提示

  目前,口罩的供应量完全能够满足市民的日常购买需求,请不要轻信他人所谓的“特殊渠道”和“超低价格”,让我们一起守法规、尽义务,为国家全面战胜疫情作贡献。

  如发现自己被骗,请第一时间拨打110报警电话,并保存相关证据,便于警方尽早破案,避免财物损失。

【责任编辑:蓉林】
上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
新手怎么买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