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趣味史话

为什么说宋词第一人是辛弃疾而不是苏轼呢

2020年04月16日 08:27 来源:凯风网 作者:

  唐诗宋词在中国古代文学上双峰并峙,巍峨璀璨,光芒赫赫,成一时之鼎盛。正如诗中有李杜,词中也有苏辛。也正好李杜之优劣争论之不休,宋词第一人,也似乎鲜有一致意见。苏轼与辛弃疾,到底谁是代表两宋最高词学成就的人呢?我以为是辛弃疾。

  从两人的词作给人的阅读体验上,苏轼偏向单一,辛弃疾极为丰富多彩。读过两人词集的人,应该会有这样的明显体会。

 

  苏词偏于个人境界的抒发,时不时就要发一些人生如梦般的感慨,又或者像“此心安处是吾乡”这样比较鸡汤的感悟,以达到超脱人生的放达胸怀。这既是风格,也恰好暴露了他的短处。说到底,他的放达无非是从老庄哲学里找,类似的感悟、境界并不是他的原创,他也只是借来一用。而且这样的词,读两三首还好,一读多就发现他的雷同,渐渐好感消磨。偶尔读一读还好,连读词集很快就会疲倦。所以东坡词虽好,但词境单一,格调类同,不可不察。前人评东坡词,皆不着点力,也是说他的同质化创作比较严重。

  反观辛弃疾,他的诗词能给人更多的思想、情感碰撞。他不仅有雄壮、悲慨的一面,也有苏轼放达、哲理的一面。内容之丰富,表达之多层次,远超苏轼。他能给人以更饱满全面的阅读冲击。词里不仅有“醉里挑灯看剑”的激壮,有“看试手,补天裂”的豪情,有“可怜白发生”的悲情,有“凭谁问,廉颇老矣”的愤愤不平,也有“老夫静处闲看” “溪头卧剥莲蓬”的闲适,也有“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的浪漫温馨,还有“杯,汝前来”这样的人与物的互相。

  总之,苏词的感受显得单一,辛词几乎是全方位的。

 

  从词体发展来说,苏轼确有开派之功,也就是后人所说豪放派。从他开始,有意识地、比较多的创作豪放作品。出现了以“大江东去”为代表的异调。但前面说了,表达上趋向单一,无非是将老庄思想引入,内容上也并不丰富,以抒发个人心境为主,所以这类豪放之作,数量上很有限,苏轼的300多首词里,只占到五分之一的样子。50来首。仅从数量上,苏轼也难以称为豪放的巅峰。作为开派者,苏轼并不稚嫩,但他也确实拓展不宽。这与他的性格、思想都有关系。

  辛弃疾就不一样了。英雄的气质、战场上血与火的经历,强烈要求恢复河山的爱国主义激情,都在放飞着他身上的豪放因子。故其词风必然豪放。豪放与军旅几乎是天然的关系。被称为开豪放之先声的范仲淹的《渔家傲》词,也是因为大漠的军营生活自然诱发。又因为当时主和派的阻挡,主战派的辛弃疾们当然会受挫。这在客观上又使辛词更多复杂感受。主调高亢,副调多元,真正使得辛词之豪放无所不表,无意不达。形成辛弃疾词大容百川、澎湃奔涌的宏阔艺术世界。又《稼轩长短句》存词600余,为两宋之冠,气势上已经压倒一切。

  争宋词第一人,可能有人还会想到音律词人周邦彦,甚至拿出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比肩老杜的评语。不知王国维怎么将这两个人扯到一起。但周词,属于徒有技巧,而无内容。他最会抄,美其名曰化用。有这一手法遮掩,他也就堂而皇之的抄了。很多诗人、词人都靠这个走捷径,成名成家。化典、引用这些,鼓励了太多抄袭行为,开创与拓展永远属于少数人,绝大多数人都只是在重复。如果说早期的周词还有音律上的吸引,随着乐谱消亡,周词也只能算三流了。

  但柳永是有资本争一争的。

【责任编辑:晨曦】
上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
新手怎么买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