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在婚姻里面 千万别太懂事 懂得爱自己

导语

第一次读陆游唐琬《钗头凤》背后的故事,遗憾有情人不能长相守;如今再读起,却觉得悲剧在最开始就已注定了,故事本身也许并没有想象中凄美。就像李碧华曾说;“那些才子佳人的故事,恩恩爱爱,卿卿我我,瑰丽莫名,却根本不是人间颜色。

女人在婚姻里面 千万别太懂事 懂得爱自己

  人越长大,经历越多,对事物的看法就越不一样。

  就像我们曾经喜欢令妃、讨厌容嬷嬷,后来却发现令妃是个“心机girl”,容嬷嬷是护主的忠仆。

  曾经喜欢何书桓、张无忌,如今却觉得他们在爱情里左右摇摆,并非值得托付的良人。

  第一次读陆游唐琬《钗头凤》背后的故事,遗憾有情人不能长相守;如今再读起,却觉得悲剧在最开始就已注定了,故事本身也许并没有想象中凄美。

  就像李碧华曾说;“那些才子佳人的故事,恩恩爱爱,卿卿我我,瑰丽莫名,却根本不是人间颜色。

  人间,只是抹去了脂粉的脸。”

  才女唐琬,凋零于28岁寂寞的深秋。

  她这一辈子的爱与怨、幸与不幸,都与一个叫陆游的男子有关。

  1

  小孩子的爱情只谈喜好,

  大人的爱情要懂经营

  陆游和唐琬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两家早定下了婚约。

  成亲时,陆游20岁,唐琬17岁。

  婚礼很热闹,名门望族,高朋满座,锣鼓喧天,闹了一整天。

  陆游郑重地将祖传凤钗插入唐琬发间,双方甜蜜约定: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二人出双入对,吟诗作赋,琴瑟和鸣,感情好得不得了!

  好到连“亲婆婆”都开始嫉妒了!

  本指望儿子先成家后立业,谁知他日日沉迷温柔乡,连科考这等大事都不上心了,又如何光宗耀祖呢?

  当妈的自然不会去怪罪儿子,那么“背锅”的只能是唐琬:

  “女子无才便是德”,都怪唐氏整日卖弄才情,耽误了务观的前途!何况唐氏进门一年多了,肚子迟迟没动静,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呀!

  陆母很着急,跑去算命,算命的说:“唐琬与陆游八字不合,先是予以误导,终必性命难保”,陆母信了、紧张了,棒打鸳鸯,多次逼儿子休妻另娶。

  陆游当然不愿,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他将唐琬藏在别馆,时时前去看望。谁知走漏了风声,被陆母抓个正着,闹了好大一场。

  正如周密《齐东野语》所载:“既出,而未忍绝之,则为别馆,时时往焉。姑知而掩之,虽先知挈去,然事不得隐,竟绝之,亦人伦之变也。”

  无奈之下,陆游只得休妻。从此解怨释结,更莫相憎,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故事读到这里,特别替唐琬委屈。

  她做错了什么呢?明明是受害者,却搞得好像“被和离”全是她的错——有才!无后!

  但唐琬的确是有错的,她错在太懂事,爱得没有锋芒。

  明知丈夫不敢忤逆母亲,却还是义无反顾地相信他。她有才华却无手段,明事理却不硬气,把自己的幸福完完全全寄托在别人手上。

  被婆婆棒打鸳鸯,碍于“孝”名,她不敢反驳;被丈夫金屋藏娇,她虽不愿,却不曾反抗。

  生生把自己一个明媒正娶的“原配”变成了见不得光的“外房”,在别人降低她身份的时候,先一步默认并主动拉低了自己的身价。

  我们固然提倡爱要纯粹、要坦诚,可唐琬面对的现实,显然不是光靠爱就够了的。

  她得有相应的智慧、手腕和底气去守护那份爱,活成自己的主心骨,而不是依附别人,被他人的一举一动牵着鼻子走。

  可惜那时的唐琬,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2

  最好的分手,是不暧昧,不撩拨,不打扰

  时光纷飞,一转眼便是数年。

  使君有了新妇,相敬如宾,膝下育有两子;罗敷嫁了新夫,南宋宗室赵士程,待她真心实意。

  陆游仕途失意,怀着一腔愤懑回到故乡,时不时去当初常与唐琬一起去的沈园散心。

  好巧不巧的,就撞上了随丈夫一同前来的唐琬。

  匆匆照面,几句寒暄,唐琬逃也似的携丈夫离去了。只是那特意嘱咐烫好的热酒和点心,终究暴露了那句没能说出口的关心。

  咽下一口温热的黄藤酒,陆游很快就“醉”了。过去郎情妾意、红袖添香的种种如走马灯般在脑海中回放,一不留神,就疼得钻心。

  借着酒劲儿,陆游寻来笔墨,在园壁上一挥而就:

  《钗头凤》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

  好一番深情的撩拨!吹皱了唐琬的一池春水。

  看到题词后,唐琬百感交集:

  心里是甜的,因为我爱的人他还爱我呀!心里是苦的,可惜我们明明相爱,却终究有缘无份了!

  流着泪,唐琬写下和词:

  《钗头凤》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

  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

  瞒!瞒!瞒!

  其实,若没有二人这场戏剧性的偶遇,没有陆游这首情深意切的“醉词”,唐琬的生活虽平淡,倒也幸福。

  赵士程待她是很好很好的,不计较她的过去,肯包容她的委屈,对她尊重照顾有加。

  唐琬感激这份“被爱”,也尝试放下过去重新开始。

  却不曾想,种种努力被一首词瞬间打回原形。

  会放不下,不过是因为杯子里的水还不够烫手,受伤的心还留有一丝希冀罢了。

  陆游表现出来的“旧情难忘”,就是唐琬渴求的那一丝希冀。

  想想陆游和唐琬其实都挺自私的。陆游的续弦为他育有两子,却得不到他全部的真心;唐琬的新夫待她情深意重,却抵不过前夫一首即兴之作!

  一直相信“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平”,如果真的爱,那从一开始就不要放弃得那么干脆;

  既然分开了、缘尽了,就别再藕断丝连,否则对双方后来的爱人都不公平!

  好的前任,应该是一分手就彻底从对方的世界里淡出。不暧昧,不撩拨,不打扰,情出自愿,事过无悔。

  无论多痛多不舍,都要明白“往事不可追”,那些人注定要离开你的生活圈,你要学会接受而不是怀念。

  3

  爱人的前提,请先学会爱自己

  唐琬的身子一直不大好,沈园一遇后更是心力交瘁——

  对过往的追忆、对命运的捉弄、对新夫的愧疚、对现实的无奈,令她急火攻心,悒郁成疾,病逝于28岁的深秋。

  这大概就是命吧:错把陈醋当成墨,写尽半生都是酸。

  曾经的海誓山盟言犹在耳,过去的情深意切历历在目,如今却是前情旧爱,一笔勾销。到底意难平啊!

  得知唐琬去世的消息,陆游除了一瞬失神,表现倒也正常:继续搞事业、收失地、打胡人,金戈铁马,衣上征尘,似乎早把儿女情长抛诸脑后了。

  所有人都以为他释怀了,只有他自己知道:爱是真的爱,放下是真的难!

  风风雨雨又40年,沈园换了三个主人,物是人非,但那两首《钗头凤》一直留在那里。

  70岁、75岁、82岁、84岁,陆游数次前往沈园,抒发着“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的感慨,于85岁离开人世。

  至此,这段纠缠半生、爱而不得的“旷世之恋”,终于落幕了。

  千古绝唱《钗头凤》,成了无数人心中爱情的经典:有人为她们“有情人不能终成眷属”惋惜,有人憧憬遇到一个“爱自己如生命”的良人。

  曾经我也如此向往过,可随着年纪渐长,慢慢发现所谓悲剧,其实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结局。

  陆游面对爱情的无能为力,唐琬面对不公的逆来顺受,命运之手的无情捉弄,双方赤裸裸的旧情难忘……都一步步推着故事走向了悲伤的结尾。

  一直心存疑问:究竟是时代害了她们?还是他们自身的懦弱害了自己?如果唐琬爱上赵士程该多好?如果陆游没写那首词,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站在当今女性的视角上,我替唐琬不值。但也深知她无法靠一己之力反抗封建“三从四德”的社会,因而深感唏嘘。

  但有些事情唐琬其实是可以把握的:

  既然深情无果、被辜负,就该有壮士断腕、及时止损的勇气,远离带给她负能量的人事物,在爱人与被爱之前,学会先爱自己。

  现实生活中,像唐琬一样重情义的女子大有人在。她们一片痴心,却得不到想要的回应;一腔孤勇,爱得坦荡,却是飞蛾扑火,在爱的迷途里无法返航。

  愿我们都不会重蹈唐琬的覆辙,在爱里有真心也有锋芒,不被伤害;

  分手洒脱当断则断,不受其乱;远离爱情里的负能量,不被消耗。懂得爱自己,也能被所爱之人深情地爱着。

  唐琬在最好的年华逝去,令人遗憾。多希望她是笑着离开的,那至少证明她放过了自己。

  爱情对她来说是一场大病,离开则是解脱。

0
趣味史话
安禄山深受皇帝信任 为什么还要举兵造反呢

历史上农民起义或者诸侯争霸的时候都是在乱世或者在朝代末,...

刘备一生遇多次失败 为何夷陵一败会被气死

熟读三国的朋友,都知道27岁涿郡起兵的刘备,一生可谓颠沛流...

中国历史上唯一用自己姓氏作为国号的皇帝

在中国历史上有一个容易被忽视的问题,一个朝代的“国号”,...

隋文帝杨坚为什么能够篡夺皇位 建立隋朝呢

隋文帝杨坚,建立了大一统王朝隋朝,即便隋朝只存在三十多年...

专题世界

友情链接

>>>戳这里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
新手怎么买彩票